首页 > 行业动态 > 浏览文章

渣土的命运:建筑垃圾去哪了?

时间:2024年04月12日信息来源:潮新闻 点击:

杭州萧山城市运营管理有限公司固废资源化综合体

  近日,浙江省生态环境厅、杭州市政府联合发布《“无废亚运”评估成果》显示,杭州亚运会、亚残运会的办会物资回收利用率超过50%,建筑垃圾资源化利用率超过95%。

  后亚运时代公布的这个数据,让我们一方面看到绿色亚运践行的成果,另一方面也忍不住好奇:建筑垃圾最后都去哪里了?

  据中国环联公布的数据,2023年我国建筑垃圾占城市垃圾总量的40%以上,建筑垃圾年产生量超过30亿吨,预计2025年将达到40亿吨。

  建设发展不可避免地产生巨量的建筑垃圾,对其进行分类利用,显然关系到可持续发展。

  在最新的《浙江省建筑垃圾分类利用指导目录》里,建筑垃圾是指建设单位、施工单位新建、改建、扩建和拆除各类建筑物、构筑物、管网、道桥等,以及居民装饰装修房屋过程中产生的弃土、弃料和其他固体废物。

  根据这份目录,浙江的建筑垃圾一共分为5类,分别为工程渣土、工程泥浆、工程垃圾、拆除垃圾、装修垃圾。离开大大小小的工地后,人们并不知道它们最终的去向。

  小厂大能量

  拆除垃圾、装修垃圾,是建筑垃圾里,大家最熟悉的了。有过装修经历的朋友都清楚,装修垃圾需要专门回收处置。

  回收之后去了哪里?记者来到位于湖州市长兴县的浙矿(湖州)资源循环有限公司,这是当地100多个小区装修垃圾和拆除垃圾的最终去处。

  没有刺鼻的气味,没有漫天的灰尘,厂区干净整洁,流水线全自动作业……现代化建筑垃圾回收处置工厂的景象,颠覆了记者的想象。

浙矿(湖州)资源循环有限公司的产研中心

  记者看到,十几米高全封闭式的厂房,有效阻隔了粉尘外溢。厂房内,破碎机、粉碎机、振动筛分机、制砂机等大型机械自动化作业,仅需4名工人就可控制整条流水线。整个厂区2万平方米,加上办公室工作人员、铲车师傅、管理人员也就10号人。

  工厂一辅房内,堆着尚未处理的装修垃圾和拆除垃圾,包括混凝土块、砖瓦、陶瓷、石膏、木材、玻璃等废弃物。

  企业负责人陈豪雨介绍,工厂2020年8月正式投产,总投资7500余万。“母公司浙矿本是做矿山设备的,破碎是我们强项,对建筑垃圾分类来说,难点就是分拣。这几年,我们利用各种废弃物密度、浮力等不同,通过破碎、风选、磁吸、高频分筛、二级水力浮选、烘干脱水等工艺流程,达到自动分拣的目的。”

  陈豪雨表示,经过不断改进,现在的流水线可以保证每天20余小时的高效运转。他说,企业的这套装修垃圾分类处理流水线以自研为主,目前已有多地考察团队对企业的生产流水线设备表示兴趣。

  相比之下,杭州萧山环境投资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下属杭州萧山城市运营管理有限公司更加年轻,其打造的“固废资源化综合体项目”2021年1月才正式投运。

  记者现场看到,企业共有两处规模庞大的生产车间,分别处理拆除垃圾和装修垃圾。车间内,铲车正在将垃圾运入流水线,机器人、破碎设备全效运转。车间内除尘设备及喷淋设备同时开启。车间外,也是一派整洁干净的景象,现场的喷淋设备会对进出车辆进行无死角清洗。

  “生产车间是全封闭的,配套三重有效的防尘措施,可以避免扬尘等环境污染。”杭州萧山城市运营管理有限公司固废资源化综合体副经理谢勇国介绍,他们的设计规模为年处理能力73万吨,其中拆除垃圾55万吨、装修垃圾(含大件垃圾)18万吨。

装修垃圾的智能箱体

  此时,刚好有一只载着封闭式箱体的垃圾运输车进场。谢勇国说,这是项目配套的装修垃圾智能箱体,一共132只,可投放萧山任何一个小区,哪个小区需要,一个电话就能送去,等箱体装满,公司的专用运输车辆就会将其运到工厂处置。

  今年1月1日起至今,萧山城运公司固废资源化综合体已完成了22个镇街528个村社、9个精装修楼盘、24个安置房小区、4个综合体的装修垃圾和拆除垃圾签约清运工作。

  粉碎之后,就是再利用。嘉兴海宁市鸿翔环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浙江较早开展建筑废弃物资源综合利用的公司之一,也是浙江首家实现“拆除垃圾、装修垃圾、工程泥浆、工程渣土”四位一体综合化处理的企业。

  装修垃圾与拆除垃圾可制成环保砌块、工程泥浆可制成透水砖……2024年,鸿翔建筑垃圾资源化利用率预计在96%以上,在国际上亦处于领先水平。

  渣土“再上岗”

  事实上,装修垃圾和拆除垃圾仅是建筑垃圾的一小部分。工程渣土、工程泥浆等才是建筑垃圾的大头,通常占比在75%以上。

  和装修垃圾需要专业化工厂处置不同,工程渣土和工程泥浆目前的主要处置方式是回填,比如用于矿坑修复等农林修复项目、林业用土、路基填垫、堆坡造景等。

  湖州市德清县洛舍镇东衡村的矿坑修复项目,就是有名的工程渣土回填复垦造田案例之一。

  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东衡村因采矿留下许多矿坑,有的矿坑深达几十米,雨后形成水塘,但因为水太深,即便养鱼也抓不起来,还经常有人因在水塘游泳导致意外,留下诸多安全隐患。

  2011年开始,东衡村启动矿坑修复项目,一船船工程渣土,通过水路运输,将来自杭州等大城市建设项目中挖出的土方,运抵至矿坑中。

航拍镜头下,湖州市德清县洛舍镇东衡村矿坑经修复后,成为一片沃土

  在填平的矿坑上,再覆以约40厘米厚的河底淤泥,再造了肥沃的土壤。东衡村因此造地3000余亩,不仅消除了原先的安全隐患,修复了当地生态,还因消纳2100多万方的工程渣土,村集体创收过亿。东衡村党委书记、村委主任章顺龙告诉记者,东衡村一共3100多人,通过矿坑修复,人均耕地面积增加近1亩。妥妥的一举多赢。

  在东衡村,矿坑变良田的模式,有其特殊性,比如靠近水路,大大节省工程渣土异地消纳的运输成本。

  而渣土转运回填,是常用的建筑垃圾处置方式。建筑垃圾转运中的环保问题,十分引人关注。

  以东衡村为例,工程渣土、工程泥浆从工地运出之前,总包方需提供待开发土地的环评报告,确保土地无污染后才能签订消纳处置合同,码头中转、下船消纳,都需由第三方环保检测机构对土壤、水质做检测,确保无毒无害。

  浙江大学建筑工程学院詹良通教授团队曾对东衡村一个复垦地块的土壤进行实地采样检测,检测结果表明土壤质量符合农业用地的国家标准。住建部城市建设司2019年印发的关于《全国建筑垃圾治理试点工作进展有关情况的函》,也将“杭州利用水运将工程渣土运输至周边废弃矿坑回填再生农业用地,并对渣土的质量进行检测”列为技术创新案例。

  多与少的算术题

  建筑垃圾分类并不是什么“高科技”,但能不能处置利用好建筑垃圾,却是考验“高水平”。

  看看国际上通行的做法——

  在日本,对建筑废弃物分类更为严格,不同的类别都有较为成熟的处理方案和技术。2010年,日本的资源化率就达到97%以上,基本实现建设工程建筑垃圾零排放的目标。

  在德国,循环再生是处置建筑垃圾的主要方式,其建筑垃圾资源利用率为87%,位于世界领先水平。

  聚焦国内,对建筑垃圾的处理技术、减量化、消纳场所设置、运输安全等,在逐步形成相应的规范标准。2020年,全国人大常委会修订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将建筑垃圾单列为固体废物的一类进行管理,要求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加强建筑垃圾污染环境的防治,建立建筑垃圾分类处理制度。

  此外,上海2017年发布《上海市建筑垃圾处理管理规定》,对建筑垃圾分类处理提出明确要求;北京在2020年出台了《北京市建筑垃圾处置管理规定》;河北、江苏在2022年发布相关规定;广东在2023年《广东省建筑垃圾管理条例》提出,对建筑垃圾实行分类收集、分类贮存、分类运输、分类处置……

车间外干净整洁

  2006年3月,浙江省通过《浙江省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条例》;2020年,发布《关于印发浙江省全域“无废城市”建设工作方案的通知》;2021年,发布《进一步规范建筑垃圾治理工作的实施意见》;2023年1月,发布《浙江省建筑垃圾分类利用指导目录》……

  由此可见,从顶层设计层面,各地对于建筑垃圾的分类处置与利用,越来越规范并得到重视。

  不过在采访中,也有建筑垃圾回收处置的运营主体向记者反映,企业面临“吃不饱”“难盈利”等现实难题。一方面,基于城市更新产生的拆除垃圾和装修垃圾,每年产生量极度不平稳;另一方面,建筑垃圾处置后产生的再生骨料、再生砂、再生石粉等售卖也深受市场行情制约。

  总体而言,中国建筑垃圾分类与资源化利用正处于发展中,但也存在一些问题。具体表现在产业化程度不高,处置能力尚未以点盖面,资源化利用科技手段有限,市场和培育机制不成熟等方面。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现阶段我国的建筑垃圾回收,其规范价值远远大于市场价值。

  随着覆盖面更广的建筑垃圾综合监管服务系统逐步建立,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原则的发展路径,正在得到正向回馈。

  对于未来的良性发展,詹良通教授建议,城市应该做好建筑垃圾处置的专项规划,“至少要以未来5年为期限。比如现在长三角,都在发展地下空间,如此快速城市化阶段,往往伴随着大量工程渣土产生,出现‘渣土过剩’现象;随着未来基础设施建设速率的减缓,当前过剩的渣土极有可能在未来成为稀缺的土方资源。为应对渣土当前供过于求,未来可能供不应求的社会问题,应提前规划实施渣土储备再利用的问题。”詹良通说。

一个即将启用的拆除垃圾车间

(作者:傅颖杰 编辑:admin)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